Tsubasa

我爸对我说“你和喵妹的睡姿一样哦~”╮(╯_╰)╭

【瓶邪】失眠(架空校园)

最近在整理硬盘,发现了两三篇自己几年前写的瓶邪短篇,和几个没填完的坑。这篇首发瓶邪吧,修改了一下决定发lof。那几个坑若是能回想起当初的构思,真的好想继续写下去~~~


吴邪很无奈地在床上又翻了个身,床板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一声闷响,在笼罩着深夜的静谧气息的宿舍里显得格外响亮,掩盖了他的一声轻轻的叹息——靠!老子又失眠了!!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吴邪心里还是郁闷的很。他知道自己失眠的原因,而也正是因为知道才郁闷。

都说高三是对于学生党来说最痛苦的一年,在升上高三前吴邪也从许多可敬的师兄师姐邻家姐姐以及各路远房亲戚二叔三叔老爸老妈甚至是老爷子口中刮来了无数经验,打了无数支预防针,可是——

他从来没想过,他天生的乐天心态也会有受到严重打击的一天,而且还是被该死的成绩所打击!

自从一模成绩出来后,自己就这样失眠了一个星期!

真是他娘的不值得!吴邪你就这点出息!不就是破分数吗,用得着吗你!不是还有二模吗!那玩意不就是为了一模的失败而存在的吗!好了别想了快睡觉快点睡觉你他娘的倒是让老子快点睡着啊!!!!……

内心不停咆哮着呃不,是对自己催眠着,可睡意却完全无视了吴邪。他伸手摸了下枕边的手机,忘了是第几次将其按亮来看时间,只是在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和听着回荡在宿舍里更深的呼吸声,心里的郁闷逐渐转为不安,且迅速而肆意地在胸口蔓延。

在这种时间里居然还醒着,还真是第一次。吴邪忍不住皱起眉,又翻了下身仰卧着,直直盯着上铺的床板,不禁地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试图取得睡在上铺的人的情况。可那人毫无动静,不仅没翻身呼吸声也轻的让人无语,完全不知他到底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

吴邪啧了一声,也不知自己为何莫名的火大起来,在越发不安之下在心里对上铺那人暗骂了一句——这挨千刀的闷油瓶!!

还是睡不着,吴邪开始放纵思绪,东想西想的。

他想起第一天睡在张起灵的下铺时,自己也是不知为何莫名地在意上面那人,还拼命强忍住睡意躺了一个小时去听他的动静。结果别说是动静了,就连对方的呼吸声也听不到,让吴邪怀疑那人是不是死在上面了,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第一发现者,现在要不要喊救命要不要叫人给他收尸等下自己要不要录口供……想到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中邪了。

吴邪轻轻地晃了晃头,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好想不想,为啥老子偏要去想那货!打住!

他闭上眼,再次搜索自己的记忆,想捕捉一些让自己愉悦起来的回忆——


上高中后吴邪住进了混合宿舍。在这所全封闭学校里,虽说一般宿舍都是按班级分的,但难免会存在有的班级多出一两个人的情况,这些人就会集中起来形成混合宿舍。而吴邪就是其中一人。一般舍友是三年不变的,可吴邪的宿舍里就是有人那么奇葩,偏偏到了高三了还提出换宿舍,那人走后又换来了个更奇葩的人。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张起灵,也就在见到人后的五分钟就给别人去了“闷油瓶”这个别名。

吴邪敢赌五毛钱,他绝对没见过也不会再遇见一个比这闷油瓶还闷的人。总是对人不理不睬的,总一个人呆着,面部肌肉全部队壮烈阵亡的美少年学霸,给自己100个小时想也说不出他到底哪里好的人,却把吴邪给吸引住了,而同时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他娘的犯贱了!他或者在上辈子是这死闷油瓶子的打酱油奴隶也说不定。明知别人不搭理自己,却总是拿自己的热面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一个劲的在那没完没了地说。

他就是不愿让这闷油瓶子一个人呆着,总觉得不死盯着他,他就会在下一秒从自己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事实证明,日久见人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受吴邪影响,张起灵在吴邪“照顾”得“无微不至”的一个月后,终于开始在吴邪说话时望向吴邪的眼睛,之后又过了10天终于开始在吴邪说话时应那么一两声。依旧的惜字如金,但吴邪却毫不在意,反而心里涌现出从未有过的喜悦,更加变本加厉地与张起灵进行更亲密的接触——搭着对方的肩膀称兄道弟,见对方不反抗便拉着他到处跑,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

胖子总戏谑地说“小天真你果然和那小哥有非一般的关系吧来给胖爷讲讲胖爷保证绝不斗出去”云云。其实吴邪也经常觉得他对张起灵的感觉不一般,但就是说不出到底哪里不一般……

胖子那铁公鸡请客的时候,吴邪一如既往地请张起灵去,而张起灵又是一如既往地摇摇头继续复习必背古文。终于有一天,天真无邪同学再也忍不住了彻底爆发了,一把抓住闷油瓶的手提高嗓门说道:“小哥你今天一定要去!不去就不当我们是哥们!”

张起灵眼中闪过一丝抗拒,抬头看了看吴邪,有看了下自己被抓着的手,自己手上透着的偏凉体温显得对方的手格外炙热。他抿了抿唇,想抽出被抓住的手,可刚稍稍用力就被对方握得更紧。

吴邪从面前的人眼中看到了疑惑,或许是在为自己的坚决而疑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火点燃了他心中的愤怒,竟促使他一把将张起灵拉起,头也不回地朝饭堂走去,边走还边愤愤地吼着:“你今天不去也得去,不想去也得去!他娘的,老子就是不想让你一个人呆着怎么着!有意见的人给我站出来,直接打死,算小花的!……”就这样一路往前走,无视了被自己的吼声引来的目光。当然,也看不到身后的张起灵脸上惊讶的神色。

吴邪觉得自己大概脑子不正常了,在这挨千刀的闷油瓶的面前从来就没正常过。

国庆放假前一天放学,学生都纷纷打包收拾回家过节。虽然也可以住校,但应该没人会傻到还留在这吃不好又睡不好的宿舍里。除了一特例。

吴邪拿起包望着只剩下他和张起灵的宿舍,目光停留在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面无表情得躺在吴邪床上与自己的床板调情的张起灵,没有一点要回家的迹象。

“小哥,你怎么还在发呆?快收拾东西回家吧。”

“……”

“我说小哥,放假了你就不能高兴点吗?”

“……”

“小哥,你……不回去吗?”

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吴邪发现自己面对这闷油瓶子就是有永远也耗不完的耐心。许久,对方终于轻轻地吐出一句话:“不回了。”

还在想难得他没回一声“嗯”,吴邪从那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里竟出奇地听出了一点忧伤,一点寂寞。也许是自己听错了,也许只是自己自作多情脑补过度,他沉默了。想象着过节时寂静的宿舍楼里只有一间宿舍亮着灯,在夜里显得分外孤独。孤独的夜里张起灵在孤独的宿舍里孤独地望着自己的床板或天花板发呆……

想到这里,吴邪深深地叹了口气,心底里有一句话猛然成形。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什么神经,那句在心底的话在成形的下一瞬间竟脱口而出:“那什么,小哥,要不你跟我回家吧。”

话音刚落,吴邪才反应过来。在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眸的瞬间,吴邪感觉脸像烧起来一般发烫,心脏也不受控制地狂跳。就这样对视了几十秒,吴邪慌忙地移开视线,开玩笑似的打哈哈道着“哈哈那啥抱歉啊小哥我脑子好像短路了那个我先回去了拜了”,然后狼狈地冲出宿舍。

吴邪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竟对着个大老爷们脸红。话说到底脸红个啥劲啊难道我是同性恋吗呸呸老子是绝对的正常人老子喜欢的是有胸有屁股的妹子!!!

可让吴邪更想不到的是张起灵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真的跟着自己回家了。

这是什么?神经病二人组?!话说小哥为什么你一脸淡定一脸理所当然做了正确选择的样子?就不懂得客气点吗?等下该怎么跟老妈解释……

在吴邪低下头纠结来纠结去的时候脸又开始不自觉地泛起红晕,全然不见坐在他身旁的张起灵一直注视着他的目光以及微微上扬的嘴角。


 ……………………

  

突然感受到的床的微微震动,猛地把吴邪的思绪扯回来。

……我靠!怎么想来想去还是在想那闷油瓶子!自己上辈子欠他了吗?现在好了,更睡不着了!

吴邪无奈地揉了揉头发,最终还是决定吃安眠药更为实际。那玩意好像还有剩吧。

坐起来准备下床去柜子里那安眠药,却在掀开蚊帐的瞬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影吓了一大跳。

吴邪感觉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还顺手抄起枕头来当盾牌。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黑影已自顾自的掀起了他的蚊帐,爬上了他的床,还压低声音轻轻唤了他一声:“吴邪。”

那一声令吴邪瞬间弄清来人的身份——

该死的闷油瓶大半夜的吃饱了撑着睡不着吗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如果老子有心脏病就直接躺尸了懂吗!!!

当然,这内心的咆哮还是没说出来。吴邪只是怔怔地看着张起灵,压低声音问:“小哥你怎么还没睡?”

“你刚想干什么?”对方无视了他的问题,而反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算了,反正他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吴邪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没干什么,我失眠了,所以想去拿安眠药吃。”

在吴邪话音刚落的瞬间张起灵便迅速捏住吴邪的肩膀,直接无视了他疑惑的眼神将他按回床上躺着,帮他盖好被子的同时,钻进了他的被窝里。那脸上仍然是波澜不惊理所当然似的神情。

吴邪很佩服自己竟然能在这么黑的环境下仍能看见他的神情,同时张起灵这莫名其妙的行为有促使自己心中的疑问不断扩大,嘴角忍不住抽搐。

“对身体不好。”

还没等吴邪开口,对方又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小哥您老人家难得都开口了就多说几句吧老子和你不一样不是学霸脑回路有限跟不上您老的思维跳跃啊啊啊!!

貌似读懂了吴邪的想法,张起灵顿了顿又说了一句:“安眠药,别经常吃。”

吴邪听了,稍稍吃惊,心想难道他是在担心自己?等等,别经常吃是什么意思,他知道我这几天都失眠吗?

“我知道。”突然又冒出了一句猜中自己心思的话,吴邪望了望面前的人,那双深邃的眼眸似乎不再波澜不惊,而是透着认真,还有,担心?

吴邪感觉此时有太多话想问眼前的人,可当看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脸和感受到那人温热的吐息后,话语全卡在喉间。该死的,脸颊似乎又开始烧起来了。

“吴邪,睡觉。”张起灵静静地说道。

吴邪叹了叹气:“所以说,我睡不着,所以才需要安眠药……”

“闭上眼,能睡着的。”

“如果能那么简单我还需要……”

“别怕……”张起灵像是在哄着、安抚着吴邪一般用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往自己怀里拉,还一边轻轻地揉着吴邪柔软的碎发。没等对方反抗,又加了一句,“吴邪,有我在。”

吴邪一下子怔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连刚才自己没说完的那句话都感觉好像忘记了。

吴邪,有我在……有我在……有我在……

明明只是三秒就完了的话,却像复读机似的在吴邪的脑子里不断回放,那低沉的声音始终萦绕在耳畔,就如同一阵强势的风,把他心中对考试对将来那名为不安的迷雾一下子吹散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不知怎的,他感觉自己的眼角莫名地湿润了。

哭什么啊!!像个娘们似的!

吴邪吸了吸鼻子,轻轻动了下身体想换个舒服的姿势。可没想到,张起灵好像以为他更加不安,猛地用扣住他后脑勺的往自己轻轻一拉,让他的头埋进自己的颈窝,另一只手换过他的腰,紧紧地将怀里的人抱住。

“睡吧,吴邪。”

那语气里满是温柔,吴邪从来都没想过这闷油瓶子也有这么温柔地对自己说话的一天。掠过鼻腔的是那人的气味,包围着自己的是那人的体温,一股股暖流直涌进吴邪狂跳的心里。

吴邪突然觉得,就算现在天突然塌下来了亦或者此时此刻此地突然发生什么天灾人祸他也不会怕了。

因为,有他在。

自己真的变得不正常了,竟然会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话心态会发生如此变化。不过……算了,就今天……

这样想着,他伸出手回抱着张起灵,回抱住那份温暖,那份安心,将身体完全放松下来,睡意也就一下子回归阵地了。

迷迷糊糊地,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再撑不起来了,努力挤出最后一丝理性对抱着自己的人说:“晚安了,小哥……还、还有……谢了……”

在感觉对方似乎拍了拍他的背,轻轻地说了句“晚安,吴邪……”后,完全堕入梦乡……

吴邪不知道,在那句晚安的后面,张起灵还说了一句话,而且也正是因为对方看见他忽略了自己的话语与周公约会去了时,皱了皱眉,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夜很静,清冷的月光洒遍大地,却显得无比温暖。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恭弥❣❣❣8年間ずっとあなたのことが大好きだよ❣ 誰にも囚われない孤高の浮き雲、今でもあなたはあたしの光❣

❤#世界で一番かっこいいヒーロー#❤
かっ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